<strike id="lpbdp"><ins id="lpbdp"><ruby id="lpbdp"></ruby></ins></strike>
<noframes id="lpbdp"><thead id="lpbdp"></thead>
<progress id="lpbdp"></progress>
<cite id="lpbdp"><span id="lpbdp"></span></cite><th id="lpbdp"><listing id="lpbdp"><strike id="lpbdp"></strike></listing></th>
<noframes id="lpbdp"><progress id="lpbdp"><dl id="lpbdp"></dl></progress>
<address id="lpbdp"><i id="lpbdp"><th id="lpbdp"></th></i></address>
<var id="lpbdp"></var>
<ins id="lpbdp"><span id="lpbdp"></span></ins>
<progress id="lpbdp"><ruby id="lpbdp"></ruby></progress>
<progress id="lpbdp"><ruby id="lpbdp"><progress id="lpbdp"></progress></ruby></progress>
<progress id="lpbdp"><i id="lpbdp"></i></progress>
<cite id="lpbdp"></cite>
<ins id="lpbdp"><span id="lpbdp"></span></ins>
<cite id="lpbdp"></cite><cite id="lpbdp"><span id="lpbdp"><var id="lpbdp"></var></span></cite>
<progress id="lpbdp"><dl id="lpbdp"></dl></progress>

<th id="lpbdp"><meter id="lpbdp"></meter></th>

康恩貝胡季強:六點建議聚焦中醫藥產業健康發展

上市公司王彥強|2019-03-12 12:25|6868

字體大小:Aa-Aa+

作為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康恩貝集團董事長胡季強為促進中醫藥產業健康發展提出六點建議,涉及中醫藥傳承、中醫藥臨床價值及中醫藥文化推廣三個范疇

康恩貝集團董事長 胡季強


《投資時報》記者 王彥強
 

中醫藥是中華文明的瑰寶,護佑著中華民族五千年繁衍生息,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和民間基礎。2015年中國中醫科學院首席研究員屠呦呦獲得諾貝爾醫學獎,就證明了中醫藥的醫學科學價值及其對維護人類健康的重要貢獻。
 

全國人大代表、康恩貝集團董事長胡季強認為,黨和國家從戰略規劃高度給予中醫藥事業關懷和期望,已經形成“一法一綱二規劃”的相對完善的體系,如今理應進入一個前所未有的健康發展階段。但近年來,由于種種原因,中醫藥在醫療醫藥衛生改革、老百姓看病就醫選擇等方面卻受到諸多不公平、不合理的待遇,整個產業鏈包括種植、加工、制造、準入、臨床使用等方面都呈現了不同程度的危機。
 

如中藥在臨床治療領域地位下降,在進院、臨床使用、藥占比考核中受到諸多限制。有些醫院在備案采購藥品目錄中明確規定“中藥制劑不予受理”,許多醫院明確要求醫生限制使用中藥。中醫院(科室)在醫療衛生體系中的比重及投入不足、中醫人才匱乏,導致診療水平明顯下降。外界對中藥特別是中藥注射劑不良反應也有所夸大。
 

此外,《中醫藥法》頒布兩年來,業界期盼的相關的評價體系未及時出臺,同時隨著我國的藥品審評制度逐漸向國際標準并軌,與中醫藥理論和發展規律漸行漸遠,審評標準的“西化”把中藥新藥上市和創新擋在門外,中醫藥的研發陷入困境。中藥行業技術水平參差不齊,也使得龍頭企業投入巨資研發創新得不到認可。
 

中藥產業鏈長且復雜,監管要橫跨農業農村部、自然資源部、林業和草原局、商務部、工信部、藥監局、市場監管總局、中醫藥局、衛健委、醫保局等多個政府職能部門,于是便形成了政出多門的碎片化監管。一項部門政策的出臺只是考慮局部發展、局部管理,整個產業無序、劣幣驅逐良幣的狀況始終沒有良方來解決,處于中成藥產業鏈上的企業同樣疲于應對。
 

針對上述問題,結合自身發展經驗,胡季強提出六點建議。
 

第一,建議在國務院層面建立協調機制,在“一法一綱二規劃”的大框架下,提出“中醫藥傳承發展頂層設計”,合理調配涉及中醫藥全產業鏈管理的部門職能,最大限度減少“九龍治水”帶來的監管空檔和低效,提高監管的協調性和科學性。
 

第二,督促國家中醫藥局履行主管中醫藥工作的法定職責,依照《中醫藥法》給予其開展相關工作的充分授權,必要時可成立“國務院中醫藥發展領導小組”。
 

第三,督促衛健委、中醫藥局真正落實“中西醫并重”的國家大政,充分認識中醫藥的臨床價值,推進中醫藥臨床路徑制定工作,加強合理用藥管理,嚴厲糾正粗暴對待中藥的做法。
 

第四,督促國家藥監局盡快研究制定符合中醫藥特點的中藥審評審批體系,把制定《中藥注冊管理辦法》納入修法計劃,啟動中藥上市后再評價工作。
 

第五,督促市場監管總局牽頭,協調農業農村部、商務部、自然資源部、工信部、林業和草原局、藥監局、中醫藥局、衛健委等部門開展“中藥材生產流通使用整頓”工作,形成長效機制,切實從源頭上保障中藥的質量安全和療效。
 

第六,將3月17日定為中醫藥節,同時加強對中醫藥傳統文化的宣傳推廣,增強14億中國人的中醫藥文化自信,中醫藥走出國門才有底氣。

王彥強
《投資時報》記者

推薦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