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lpbdp"><ins id="lpbdp"><ruby id="lpbdp"></ruby></ins></strike>
<noframes id="lpbdp"><thead id="lpbdp"></thead>
<progress id="lpbdp"></progress>
<cite id="lpbdp"><span id="lpbdp"></span></cite><th id="lpbdp"><listing id="lpbdp"><strike id="lpbdp"></strike></listing></th>
<noframes id="lpbdp"><progress id="lpbdp"><dl id="lpbdp"></dl></progress>
<address id="lpbdp"><i id="lpbdp"><th id="lpbdp"></th></i></address>
<var id="lpbdp"></var>
<ins id="lpbdp"><span id="lpbdp"></span></ins>
<progress id="lpbdp"><ruby id="lpbdp"></ruby></progress>
<progress id="lpbdp"><ruby id="lpbdp"><progress id="lpbdp"></progress></ruby></progress>
<progress id="lpbdp"><i id="lpbdp"></i></progress>
<cite id="lpbdp"></cite>
<ins id="lpbdp"><span id="lpbdp"></span></ins>
<cite id="lpbdp"></cite><cite id="lpbdp"><span id="lpbdp"><var id="lpbdp"></var></span></cite>
<progress id="lpbdp"><dl id="lpbdp"></dl></progress>

<th id="lpbdp"><meter id="lpbdp"></meter></th>

盈利大波動訴訟還不少 苦等十年天禾農資IPO成算幾何?

上市公司習羽|2019-03-13 11:28|12049

圖片來源:網絡

字體大小:Aa-Aa+

在2015年達到營收利潤高點后,天禾農資的業績表現即出現大幅波動
 
《投資時報》研究員 習羽
 
盡管輾轉于上市申請與IPO終止的反復切換是如此煎熬,然而2018年歲末,廣東天禾農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天禾農資)還是鼓足勇氣扣響中國A股的大門。
 
天禾農資的前身為廣東省農資總公司,2009年該公司通過改制為登陸資本市場完成熱身。主營化肥、農藥、種子、倉儲物流等業務的天禾農資自2010年即正式啟動上市,然而彼時A股市場IPO進程并不順利,直到2016年9月天禾農資的招股書才正式獲得證監會受理。2017年12月,天禾農資IPO進入預先披露更新階段。然而,該公司卻在2018年1月底突然宣布終止IPO審查,放棄上市。
 
就在市場都以為大勢已去之時,11個月后,天禾農資的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招股說明書再一次出現在證監會的官網上。據招股書顯示,天禾農資本次擬發行6208萬股,預計募集資金5.86億元用于配送網絡建設、助農服務綜合平臺建設和補充流動資金。
 
天禾農資此次IPO能否順利過會,目前仍是一個未知數。然而經過梳理后《投資時報》研究員發現,其上市之路多舛的成因其實頗為復雜。


 
三年前營收銳減10億
 
中國素來是農業和化肥生產大國,化肥生產量更居世界首位,其中約90%的化肥應用于農業生產。不過,產能過剩、行業利潤偏低、市場競爭惡化等因素制約了該行業的發展。
 
化肥業務恰是天禾農資業務收入和利潤的主要來源。該公司經營的化肥品種以氮肥、鉀肥、復合肥為主,化肥銷售收入合計占公司營業收入的比例約為7成。
 
雖然近年來經營業績有所提升,但《投資時報》研究員注意到,其業績表現不夠穩定,特別是營收部分曾在2016年出現大幅下滑。據招股書顯示,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及2018年1-6月(以下稱報告期)該公司分別實現營收人民幣64.28億元、52.68億元、58.82億元、39.43億元。
 
不難發現,與2015年相比,其2016年的營收減少了10億元。而報告期內,對應的歸母凈利潤波動也十分明顯,分別為5781.28萬元、2685.87萬元、5748.63萬元和7869.25萬元。
 
此外,《投資時報》研究員也注意到,報告期內天禾農資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人民幣-1123.13萬元、4.01億元、8619.53萬元及-3.78億元,波動較大。其中,2015年—2016年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由負轉正,而2017年至2018年1—6月,公司經營性現金流量凈額又轉為負。
 
關于該項指標的異常波動,天禾農資向《投資時報》研究員表示,報告期內,公司凈利潤與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基本相符,存在一定差異主要原因是由于公司往來款及存貨的變化(主要是存貨的變化)所致。
 
天禾農資解釋道,公司存貨主要是庫存的農資商品。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6月末,公司存貨賬面價值分別為人民幣12.19億元、10.63億元、11.33億元及12.86億元。2016年末,存貨賬面余額相比上年減少,主要系公司為加快存貨周轉,降低經營風險而加強對庫存的管理所致。而2017年末,公司存貨余額與上年末略有上升,主要原因系市場回暖,銷售規模較前年上升,因而使得備貨增加。2018年6月末,公司存貨余額上升,主要原因為上半年公司銷售規模較同期上升,公司為達成下半年的銷售目標保持一定的備貨水平。
 
終端市場的需求始終存在,但季節性波動尤其是價格調整無疑會對天禾農資的業績產生影響。據商務部報告顯示,2019年2月18日至24日,化肥價格環比下降0.2%。由于春耕用肥需求尚未啟動,市場分析預計后期化肥價格將繼續低位運行。
 
此外,《投資時報》研究員發現,報告期內,公司資產負債率較高,而流動比率和速動比率則相對較低,存在一定的流動性風險。截至2018年6月30日,天禾農資流動比率為1.26,速動比率為0.61。
 
另一方面,招股書顯示,2015年末、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6月末,公司存貨賬面價值占流動資產的比例分別為54.72%、51.85%、53.14%及51.56%。比例雖逐年降低,但仍屬占比較高。
 
面對目前化肥價格的下跌的局面,該公司存貨居高不下會否使其業績再度承壓?天禾農資對《投資時報》研究員表示,根據農資流通行業特性,春耕是用肥需求旺季,預計后期價格將保持穩定。
 
子公司遭遇多宗訴訟
 
據招股書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天禾農資下屬公司數量已達70家,同時天禾農資在廣東省內建立了2 家倉儲中心及34 家配送中心,建成了基本覆蓋全省的服務網絡;至于省外,其也在福建、海南、廣西、云南、湖南、江西、山東、江蘇、湖北、安徽、四川、河南、陜西和新疆設立了35 家配送中心。
 
值得注意的是,快速的擴張并未給天禾農資帶來顯著的效益,反而增添了諸多麻煩。據統計,2014年—2018年期間,其下屬多家子公司受到行政處罰。
 
與此同時,天禾農資子公司湛江物流還曾涉及3起訴訟,且均為被告。分別為:南粵銀行與湛江物流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張宇斌與湛江物流等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廣東浩威農業生產資料有限公司等與湛江物流、天禾農資合同糾紛案。
 
本次招股書中披露了廣東浩威農業生產資料有限公司、東莞市粵明生產資料貿易有限公司訴湛江物流、天禾農資合同糾紛案的情況,一審審判結果判定湛江物流敗訴。
 
據悉,為降低影響,天禾農資目前已將其持有湛江物流的全部股權轉讓給粵合資產(天禾農資控股股東,主營業務為股權投資、投資管理業務)。2018年6月30日,天禾農資與未決訴訟相關的預計負債金額為人民幣1090.80萬元。
 
回避和轉移并非長久之計。天禾農資相關負責人對《投資時報》研究員表示,報告期內,公司內部控制目標明確,內部控制制度及流程設計合理,相關內控制度覆蓋了公司經營活動的各個環節,能夠較好地預防、發現和糾正公司在經營、管理運作中出現的問題和風險,公司內部控制制度執行情況較好,形成了規范的管理體系。
 
習羽
《投資時報》研究員

推薦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