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lpbdp"><ins id="lpbdp"><ruby id="lpbdp"></ruby></ins></strike>
<noframes id="lpbdp"><thead id="lpbdp"></thead>
<progress id="lpbdp"></progress>
<cite id="lpbdp"><span id="lpbdp"></span></cite><th id="lpbdp"><listing id="lpbdp"><strike id="lpbdp"></strike></listing></th>
<noframes id="lpbdp"><progress id="lpbdp"><dl id="lpbdp"></dl></progress>
<address id="lpbdp"><i id="lpbdp"><th id="lpbdp"></th></i></address>
<var id="lpbdp"></var>
<ins id="lpbdp"><span id="lpbdp"></span></ins>
<progress id="lpbdp"><ruby id="lpbdp"></ruby></progress>
<progress id="lpbdp"><ruby id="lpbdp"><progress id="lpbdp"></progress></ruby></progress>
<progress id="lpbdp"><i id="lpbdp"></i></progress>
<cite id="lpbdp"></cite>
<ins id="lpbdp"><span id="lpbdp"></span></ins>
<cite id="lpbdp"></cite><cite id="lpbdp"><span id="lpbdp"><var id="lpbdp"></var></span></cite>
<progress id="lpbdp"><dl id="lpbdp"></dl></progress>

<th id="lpbdp"><meter id="lpbdp"></meter></th>

國華人壽償付能力不足痛失大病保險資質  95億增資仍在路上

機構投資宋希|2019-03-13 11:26|9950

圖片來源:網絡

字體大小:Aa-Aa+

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其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131.28%、122.69%,不滿足150%的監管要求
 
《投資時報》研究員 宋希
 
退出浸潤14年的財險市場,賬面盈利6.2億元,對劉益謙來說這筆交易未見得有太多可炫耀之處。市場此刻關切的,是當劉氏家族及其旗下天茂集團(000627.SZ)將重注悉數落在壽險板塊后,會出現怎樣的變數。
 
2018年12月3日由天茂集團聯合三家公司共同增資95億元的國華人壽,并沒有在緊接而至的“開門紅”比拼中交出令人滿意的答卷。更顯突兀的是,近日其又從保險公司大病保險經營資質名單中“被動離場”。
 
2月27日,中國銀保監會根據相關規定并結合大病保險業務開展以來的情況,對大病保險經營資質名單進行梳理并作出調整。根據公示內容,共有32家保險公司獲批,其中人身險公司17家,財產險公司15家。
 
新的名單中,獲批總數量略有下降——其中有四家人身險公司和三家財產險公司失去了大病保險經營資質,同時也有四家人身險公司和一家財產險公司入替。
 
出局者里,國華人壽赫然在列。
 
國華人壽方面對《投資時報》表示,“對照《保險公司城鄉居民大病保險業務管理暫行辦法》中經營資質相關要求,我司在注冊資本、凈資產規模,健康險經營年限,服務網絡,合規經營,健康險精算技術,核保、核賠和風險管理能力等方面基本均能符合資質要求,但目前我司償付能力低于相關標準。”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其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131.28%、122.69%。

大病保險經營資質為何物?
 
城鄉居民大病保險,與傳統意義上的商業重大疾病保險,屬于相互獨立的兩類保障方式,并不能混為一談。
 
《暫行辦法》指出,城鄉居民大病保險是指為提高城鄉居民醫療保障水平,在基本醫療保障的基礎上,對城鄉居民患大病發生的高額醫療費用給予進一步保障的一項制度性安排。具體做法是從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基金、新型農村合作醫療基金或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基金中劃出一定比例或額度作為大病保險資金,通過招投標方式向符合經營資質的商業保險公司購買大病保險。事實上,它是普惠意義上國家基本醫療保障制度的某種拓展和延伸。
 
至于商業重大疾病保險,則是指由保險公司經辦的以特定重大疾病,如惡性腫瘤、腦中風后遺癥、急性心肌梗塞等為保險對象,一旦被保人患有上述疾病,將由保險公司根據保險合同約定支付保險金的商業保險。
 
根據銀保監會公布的內容,在人身險公司一欄,本次失去大病保險經營資質的除了國華人壽,還有平安人壽、富德生命人壽、華夏人壽三家險企,而東吳人壽、吉祥人壽、利安人壽和泰康養老則成為新獲批的險企;在財險公司一欄,亞太財險、華泰財險和天安財險也失去了經營資質,國元農業保險則成為唯一新獲資質的財險公司。
 
根據《暫行辦法》相關規定,除專業健康保險公司外,保險公司總公司開展大病保險業務注冊資本不得低于人民幣20億元或近三年內凈資產均不低于人民幣50億元。另外,上述文件要求專業健康保險公司上一年度末和最近季度末的償付能力不低于100%,其他保險公司上一年度末和最近季度末的償付能力不低于150%。
 
同時,開展大病保險業務的保險總公司還必須滿足在中國境內連續經營健康保險專項業務五年以上且具有成熟的健康保險經營管理經驗、依法合規經營并在近三年內無重大違法違規行為等多項條件。據悉,早在2013年3月29日,原保監會發布的首批獲得大病保險經營資質的公司,產險公司與壽險公司各17家,便是依據上述審批標注而來。
 
銀保監會表示,下一步將繼續對大病保險資質名單進行動態調整,及時將符合條件且有意愿參與大病保險業務的保險公司納入資質名單,將不再符合經營資質的保險公司調整出名單,推動大病保險制度平穩有序運行。
 
償付能力指標貼地飛行
 
從《暫行辦法》可見,償付能力充足率是獲得大病保險資質的條件之一。《投資時報》研究員查閱國華人壽償付能力報告發現,2018年三季度末,其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和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131.28%、122.69%。與此同時,華夏人壽與富德生命人壽的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122.82%、122%,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則分別為99.26%、96%。
 
2018年平安人壽的償付能力數據卻較為良好,當年三季度末兩項指標分別為227.83%、221.13%,此外其近三年凈資產也遠高于50億元人民幣。有報道稱,平安人壽離場或與平安養老已具備準入資格有關。據《暫行辦法》第六條規定,同一保險集團公司在一個大病保險統籌地區投標開展大病保險業務的子公司不超過一家。保險集團公司應當整合資源,加強指導,統籌協調子公司做好大病保險業務。
 
近年來,國華人壽償付能力貼近監管紅線已是常態。2018年第一、二季度其綜合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115.6%、125.73%,核心償付能力充足率分別為107.54%、116.95%。雖然第三季度有所改善,但依舊離監管紅線不遠。
 
2018年12月,國華人壽引入湖北國資三家股東與天茂集團向公司共同增資95億元。國華人壽方面表示,目前,增資事項正在報請銀保監會批準。待增資完成后,公司償付能力將得到大幅提升,預計可滿足保險公司城鄉居民大病保險業務經營資質償付能力相關要求。
 
值得注意的是,在年初“開門紅”比拼中,國華人壽表現遜色也引起外界的關注。據大股東天茂集團(000627.SZ)公告,2019年1—2月,國華人壽累計原保費收入約為146.3元。這個數字和上年同期的220億元相比下降33.5%。
 
對此,國華人壽方面表示,開年以來公司刻意淡化“開門紅”概念,一改以往沖擊保費規模的經營策略。這樣將有利于公司業務全年均衡發展。今年“開門紅”期間,公司推出的產品均為長期儲蓄產品和保障型產品,這是回歸保障的切實體現。同時,“開門紅”期間市場競爭激烈,出于成本考慮,公司有意對業務規模進行適當控制。
 
該公司方面還強調,自2016年起,國華人壽就開啟轉型之路。截至2019年2月末,公司轉型成效逐步突顯。數據顯示,2019年1—2月,公司累計期繳保費同比增長157%,以保障期10年以上產品及風險保障型產品為主的高價值保費同比增長383%。其中,銀保渠道高價值保費同比增幅516%。
 
 
宋希
《投資時報》研究員

推薦閱讀

湖北十一选五历史记录